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兰迪观点 >

兰迪国际商事案件法律评论

2019-01-03
关注与中国有关的国际商事争议法律实务

1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美国纽约南区法院要求中国六家银行提供债务人资产信息

此前,耐克和匡威两家体育用品及鞋业公司对数百家网上零售商(大多数位于中国)提起商标侵权诉讼并胜诉,判决金额高达18亿美元。鉴于判决可能难以实现,两家公司将判决债权转让给了Next Investments公司。Next Investments公司随即申请法院向中国农业银行、中国银行、交通银行、中国建设银行、招商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六家银行发出传票,要求提供判决债务人的相关资产相关信息。

2018911日,地方法官驳回银行的撤销申请。20181010日,六家银行就地方法官上述命令向美国纽约南区法院提出异议。认为美国法院没有管辖权,并且根据中国的银行保密法,Next Investments公司应首先依照《海牙取证公约》提出调查取证申请。纽约南区法院对此两个问题进行了解答,并于20181119日作出命令,驳回此六家中国银行关于撤销财产调查令的申请,并命令六家银行自收到命令之日起28日内(即20181217日)执行财产调查令。
全文请见:微信公众号万邦法律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-YBGuCba8SJrcdQa9pf-Xg

 

律师点评

 

 

  这是个很不寻常的调查令,意味着中国的几大银行要执行美国法院的财产调查令。这个案件需要关注的是:

1.美国法院为什么有权签发这样的命令?法官的意见简言之,债务人使用了几家银行在纽约的分行结算付款,就是这一个联系点。法院调查令通过分行送达传票,却不是给纽约分行的,而是给中国总行的,法院将分行的结算行为视为总行的行为,大大延伸了其管辖的范围。

2.本案中,农业银行请中国司法部司法协助交流中心出具了函件,提出取证应按照《海牙取证公约》的规定执行,但美国法院对此并不买账,认为该函件不是给法院的,也不是司法部有意支持迅速提供本案相关材料的证据,故并未同意这一意见。
 

2
 

福建首案:新加坡仲裁委员会是否等同SIAC?

高尔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(下称高尔公司)与泉州恒河化工有限公司(下称恒河公司)签订了一份《债务担保书》,约定由恒河公司为高尔公司某债务人提供连带责任担保,担保书引起的任何争议,最终通过新加坡仲裁委员会仲裁解决。后,恒河公司未依约履行其担保义务,高尔公司遂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仲裁。2017年3月27日,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(SIAC)作出《终局裁决书》,裁决恒河公司履行其担保义务。2017年7月13日,高尔公司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和执行该《终局裁决书》。法院于2017年9月11日裁定承认该《终局裁决书》的效力,并要求恒河公司限期履行其付款义务。

此案是福建省首例承认与执行SIAC裁决案件。关于该案的主要症结在于仲裁条款的中英表述。上述担保书中的中文“新加坡仲裁委员会”对应英文表述使用的是Singapor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er。在此不一致的情况下,仲裁庭采信了高尔公司另行提供的保函中文内容的英文翻译件。所幸被申请人并未对此提出异议,若被申请人提出异议,事情就不会这么顺利了。
全文请见:微信公众号万邦法律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h0bsHV3zmzeGrVO4OgPYmQ

 
律师点评
 

 

因为仲裁机构名称写错导致仲裁请求不被受理,或者仲裁裁决被撤销的案子并不少见,有的即便没有被撤销也耽误了很多时间争辩仲裁条款的效力,真可谓细节决定成败。这种名称不适当的例子,比如约定北京市仲裁委员会(实际为北京仲裁委员会),中国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分会(北京分会不存在),南京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(不存在)等等。
 

3
 

国际体育仲裁院裁决在我国承认和执行的最新实践

2012年12月3日,大连阿尔滨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(被申请人,以下简称阿尔滨俱乐部)就其与球员纠纷事宜与胡安、阿尔方索两位律师(申请人)签订了《法律服务合同》,其中仲裁条款明确约定“双方同意将本协议提交国际体育仲裁院管辖(以下简称CAS),仲裁地为洛桑”。2014年10月24日,申请人基于阿尔滨俱乐部违反《法律服务合同》约定拖欠法律服务费,向CAS提出书面仲裁申请,至裁决生效,阿尔滨俱乐部未作出任何回应。2016年9月12日,申请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承认并执行CAS作出的终局裁决。

案涉CAS所作裁决在我国的承认和执行。案件主要涉及两个问题:第一,CAS所作裁决是否可以依据《纽约公约》来执行;第二,《纽约公约》项下,如何确定仲裁协议的准据法。在承认与执行裁决的具体操作中,法院主要围绕“仲裁条款是否无效的问题”以及“仲裁通知是否有效送达的问题”两个问题进行了解答。最终法院裁定仲裁条款有效,仲裁通知送达有效,承认这个裁决。
全文请见:微信公众号环中商事仲裁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N2S7rXDCdCwXZCpjZHh7ng

 
律师点评
 

 

本案有两点值得关注:

一是本案裁决是否属于我国法院所承认的外国仲裁裁决的范围。这是国际体育仲裁院(CAS)所做出的仲裁裁决,不是一般的商事仲裁机构作出的裁决。《纽约公约》在第一条第一款规定“因自然人或法人间之争议而产生,且在申请承认及执行地所在国以外之国家领土内作成的仲裁裁决,其承认及执行适用本公约。”如果按第一条,裁决当然属于这个范围。但我国加入该公约时做了保留声明,声明我国仅对按照